《火种》第十九期火行火素栏目摘选1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04-24  浏览次数:

栏    目:火行火素

栏目主持:旱子    河西 

愿上帝祝福行走在荒原之上的歌者!

小贝壳消失之前,我们并没有意识到他的消失。突然,就像突然降临的灵感,就像突然从心底涌出的喜怒哀乐。小贝壳是火种80后在石河子这座城市的一个象征符之一,小贝壳对这座城市挥挥手的告别,也是火种80后对这座城市挥挥手的告别。

我们甚至还来不及最后的握手寒暄,一场巨大的时光之浪就把90后初的我们也推到了这座城市的边缘。我们要走了,和火种新的小兄弟们见面的时候,没想到约定的地点――小贝壳,竟然在我们随口一说之下,在一个不很特别的黄昏里,突然消失。

我们都知道他并未消失,就像我们丢掉某个东西,在千寻百找之后一无所得,会安慰自己他肯定在某个地方一样。火种80后作为佼佼者的一代,终于以汉文08级师哥郑柏华的毕业拉上帷幕。80后的校园诗人,挥挥手,都与石大告别了。

愿行走在荒原之上的歌者永远幸福!

从传说中身披斗笠在微波湖吟诗的的日木呷打开火之门之后,这场火就从未熄灭过。无论是象牙塔里的金砖白玉,还是荒原郊野的电光雷鸣,都在倒影着这场火的雄伟之势,都在回荡着这场火的铿锵之音。火,最终把一切燃烧殆尽,这并不是绝望,这是一场寓意深刻的革命,为了最纯粹的灵魂,我们必须得舍弃一切形而上的,虚假的外形。

一晃十几年,十几年正好是一代到一代的距离。80后到90后,未来的90后到00后,这将是火种必须经历的考验。一个社团的建立是艰难的,一个社团的发展却更为艰难:这就像一队人马通过一场战争就可以赢得一个国家,而一个国家的发展稳定却需要多队人马来维持治安一样。

火种的主心骨,80后的一代都已远离学校,他们已经从形式上分散,不再像以前可以随时去小贝壳饮酒大醉。形式上的作用力牵扯到火种内部的发展,主心骨需要新一代的人在他们挥手告别的地方重新建立起来。这正是新的火种在新的发展历程中所面临的新问题,80后已去,90后要挺直腰杆,义不容辞地挑起这座大梁。

愿上帝慷慨给予那些幸福着的人们以永恒!

火行火素这一栏,是校内诗人的专属天地,也是火种的心脏。只有他的不断跳动,火才能一直燃烧下去。80后给了我们一个火势凶猛的火种,作为90后的我们,要继承师哥们的意志,让这火燃烧的更旺盛。

 

 

 

河西的诗

石河子大学中文系学生    火种成员

 

绿洲

 

做梦都抬着头

我学不会忧伤似雪

 

感激生命

黄沙翻滚如涨潮的叶尔羌河

麦盖提,我忧伤似火

 

这里是花园

开满天使

圣洁如春,麦盖提的微笑

但愿我不是路人

 

我,忧伤似火

静卧,以绿洲的颜色

写一首明媚的歌

 

你好,陌生

 

天黑,总是会碰到夜行人。

有人微笑,有人哭泣。

流星和年老的桥,相关的

会变成时间被遗忘。

 

你好,陌生!我是风。

一闪而过,才算悲伤到无影无踪。

天亮,不适合遇见。

影子�哩�唆很黏人。

 

因为我有个面具,叫善良。

因为我猜你们也不会张大嘴巴去认真的表达。

 

你好,陌生!

所以,小丑遇到小丑,有时会笑,有时会哭。

学会表演,才能被喜欢。

夜行人,伸手不见五指。

你好,陌生。

给我深渊,剥掉光,留下所有的暗和真切。

 

 

你说天上的云很美

 

出于诺言,我搭上了一辆西去

取经的马车。车轮金色,夕阳金色。

一路晃荡,高山白雪映衬

远处二胡的哀鸣。

 

结局是谁说了算,当

海贼遇到黄金白银。我依旧

如年前的香灰,死亡

不经提点就会无所谓。

 

路往哪儿走,落叶凋零。

你会飞,你说天上的云很美。

爱情是一部参不透的经,我

入不了的禅宗一生。

 

我在寻找一个罗盘,用

我一夜白发,去指日夜思念。

你会飞,你说天上的云很美。

你,或者云,我禅定追随。

世界中心

我到哪儿

都是世界中心

学会环视

土地上滋长起绿色

 

浅白河水泛滥

我站在夜的睫毛上倾听

想月光直射我的眸

想思念变成我的明天

 

也许刺客会假装成绅士

把玫瑰和金戒指送给你

也许你也不知道

也许你才是世界中心

 

牙齿轻轻的打颤

冷天气的坏温柔

也许我也是个刺客

可我只送给她热的血和眼神

 

瞬间

 

我想学音乐一样

倒立行走

 

 

 

尔朵的诗

石河子大学广播电视新闻系学生    火种成员

 

守墓人之秋

 

你从孩童金色的柔发走来

手心攥着你那祖祖辈辈的坟茔上开采而来的金线

 

鱼钩子灿若蚕丝

你一边摇头一边招手

伸出一个手指晚霞中探头的端倪

 

你从另一条小路走来

为了避免给另一个提着性命的家伙撞见

坐在山谷的中间稍作休息

 

在你摆布不了的春风面前

月光清朗    青草曼殊

渔船左右

桃花七尺    流水三分

 

十月的薄雪埋葬地下

如同深夜的空酒杯

把一只轻巧脆薄的梦撞碎

 

 

叶子

 

   一直不停地下

昨夜奔跑疲惫的马

今夜停在廊下

 

 

坐在开满花的风里或者刚好应该沉默

 

最后的选取

两枚春日的种子

我把它放入    秋天的信封

寂寂地坐在风里

环绕的树影如漆黑的鸟翼

合拢,跌落

 

星光落满     笛声颤动

海底    村庄宁静而鱼儿呼吸

浮动的海岸端坐如枫叶

天空远去    礁石远去

   远去

 

 

别在暴风雨之后的夜出行

 

(一)

大雨

你轻轻说

如此迅疾

 

(二)

相爱的人把露水举向阳光

会刺痛眼睛

 

(三)

沉默的时候

叶子是一丝捷径

 

(四)

脚步轻轻过去

一切将怎样腐烂成泥

(五)

花儿如十指绽开

如何看待无果的悲哀

 

(六)

羽毛落入秋天

一切并非偶然

 

(七)

暴雨降临

斗笠蓑衣是懦弱的象征

 

(八)

拒绝回答

拒绝提问

秋叶落入尘土

一起变成尘埃

(九)

理解

只是个无限接近的谜

 

(十)

最深的隔阂是来自了解之后

的不够了解

阳光落入尘埃

最初的答案如潮水溃散

 

(十一)

沉默带你我超越

在心底互不了解的秘密

 

 

守墓人

 

秋风浮起的月光让菊花绽放

在梨花落尽的时刻

铁锅之上的轱辘滚过

锤子、洋铁锨、耳朵

 

虚空中捞起一只膨胀的眼

渔刀的背面紧贴落梅

湿漉漉嘴唇

森白的牙齿缝中死鱼跳动

 

游魂的耳朵如水藻绽放

三根肋骨

掉进深渊

 

 

无题

 

黄昏静穆

幽寂的窗前青松倒挂

一枝唇形宛如处女的倒卧

长风不动    溪流不止

三千公里的梨花闪开一条道

 

天空无数  百鸟齐飞

泥色的木门里探出睡莲

一颗硕大的心脏从指尖隆起

你打开扇子

散布金色的指纹与咒语

 

野花吻    随着一路暗红的游廊

马蹄形的黄昏和细雨

 

山体倾斜   河谷宁静

细数盐粒和爱情

 

 

 

 

 

 

 

王冠兵的诗

石河子大学中文系学生    火种成员

 

残缺的美丽

 

秋天与冬天轮替的时候

我想起了还未来得及

唤回的足迹

我发疯般地跑进

依稀残红的枫林

双眼趴在地上

死死地寻找

时间久了 自己丢了

什么也没有找到

 

以前的路积满尘土

风无力带起曾经的喧嚣

一层摇落的失意又覆在上面

回忆被密封  没了呼吸

孤鸟振翅打翻空巢

义无反顾的潇洒

飘满怨声的天空

惊慌了白雪的脚步

 

足迹呀足迹

拖出没有尽头的轮回

你是梦魇

在我的过去里筑造坟墓

你让我害怕失去

你让我无休止地背叛

我被时间陌生化

闯进了荒诞的剧场

看客    灯光    唏嘘

酒杯    香烟    作呕

充斥着罪恶

行为被语言审判

死成为最有力的节奏

 

足迹呀足迹

是你呵斥我的方向

你捡起我剔透的心眸

挂在无聊与短视上示众

纯粹而干练地和我道别

 

恰如这一段抒情:

心儿滑过蝶儿的梦会产生多大的距离

遗落的是昨昔没有沉淀的荒芜

心却仍满怀冷清地爱着发烫的伤口

 

 

次日之后    你我无识

 

此日之后, 你我无识

你的微笑里看不见我的笑

我的悲伤中没有了你的痛

彼此的偶尔相遇

也充斥着银灰色的味道

远方风荷正举,我心早已枯朽颓败

近处香花鲜草,我心却被寒意侵袭

走过的路,总在感觉漫长乏味的时候

才后悔没多接近她的亲切

牵过的手,老认为能永远相携的时候

却分离的连挽回都是奢侈

过分的央求只会加高你的威仪而

衬出我的卑贱

既然你在我的洋里不能满帆远航:

让我伫成礁石沙岛

守望你的幸福港湾

 

 

姐姐,今夜我只想你

 

“前言”:今夜皓月当空,余感念与君共度之二十春秋,点滴入怀,深情盈泪。

念姐之生日即至,弟特携小弟致余之祝福,愿姐幸福平安。

 

姐姐,你可曾知道

我多么感念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日子

虽然我们的房屋没有华美的装饰

父母也没有出众的工作

但我们所享受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实在

我们熟悉我们所有的东西

它们可爱的在我心里,温暖着我

你也一直陪在这里,陪在我的身边

 

姐姐,你可曾知道

我多么想对你说声对不起

在我的心里总有一种情结警示着我

你是一个女婴,一个女孩,一位女性

你降临到王氏的家族,却错过了太多

你本该想吃冰激凌就会心想事成

想穿漂亮衣服就应该得到

凡是女孩应有的一切你无理由地全部获得

 

姐姐,你可曾知道

每天有你在我身边,我生活的多么地踏实

我的心里总洋溢着不可言说的喜悦

我感谢上帝把你赐给我

赐给我们拥有五口人的平凡家庭

姐姐,你可曾知道

在我心里深藏着一句真心话:

无论今后我们生活怎样,我都会用我的生命去陪伴你。

 

姐姐,今夜我只想念你

姐姐,今夜让我为你流出我的眼泪

姐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漫不经心过后

 

一片落叶飘洒过天际

留住盛夏最后一道掠影

从这片叶子中能看到整个季节

轻似梦的飘逸,潇洒如飞燕

在那梦初始的地方,有个做梦的少年

 

老牛默默将自己肤色标格为

一种比痛更痛的惨淡经营

走过漫漫长路,亲近土黄的大地

鼓励一切应有的丰稔走向繁盛

没有疲惫,满心欢喜

 

这不该是遗忘上场的时候

曾经的一切都向生命的原色奔去

蓝天中哨鸽羽翅满载夕辉

衡雁把黄昏的地平线拉得更加柔和遥远

一个名词正冲向未完的结局

 

秋天不是充满了斩断的手

她眷恋着墙角的一株青青小草

冷峻的诗意将梦延续,伴着木叶沙沙声

 

林间还是回响着一个饱满的声音:

“无名的过客在往昔作了瞬间的踌躇。”

只是瞬间,接着走向永恒。

 

 

仰望是一种失意

 

仰望    带着一种惧怕的神秘

低首    饱含一掬禅性的笃实

 

天空充满着幻想

白云的情骚弥漫气层

飘渺似无的诱惑

风雨摇摆的虚华

伪饰背后的眼睛

含血的嘴巴喷溅着灼烧的刀剑

睡梦中的婴儿

没有了呼吸    冰冷的手脚

影子脸上扭曲的笑

吞吐着恶魔的咒语

 

浸了毒的路

长满了杀人的牙齿

树叶竟能将整个树都摧折

我似乎是一个瞎子

感受到周围都是恐怖

穿肠破肚    榨心撕肺

毁灭着美好的一切

我曾哭泣    泪流不止一次

死过好几回

但活着还是一种疼痛

 

我宁愿低着头看脚下的路

这样才能沉淀    腐烂    生长


编辑录入:admin